首页 社会内容详情
telegram中文群组导航(www.tel8.vip)_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telegram中文群组导航(www.tel8.vip)_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分类:社会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telegram中文群组导航www.tel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telegram中文群组导航包括telegram中文群组导航、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telegram中文群组导航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

好莱坞知名男星约翰尼·德普(以下称“德普”)与前妻艾梅柏·赫德(按照国内讨论形成的称呼习惯,以下称“艾梅柏”)的纠纷经过四年鏖战迎来终局,德普大获全胜。吸毒、酗酒、出轨、家暴、诈捐、在床上拉屎,两个美国人的官司能在国内引起热议,除了德普在全球的高知名度外,也因案件中高频出现的上述充满戏剧性的关键词。德普胜诉令德普支持者感到快乐,但此案暴露出的全球趋势转变方向却无法不令人感到忧虑。

约翰尼·德普与前妻艾梅柏·赫德

家暴咖,诽谤,取消文化

德普的情感生活丰富且富有戏剧性,但目前为止最戏剧性的一段当属与最后一任妻子艾梅柏。德普与长期女友凡妮莎·帕拉迪丝于2012年6月公开分手,但在2011他已经开始和艾梅柏交往。2015年2月德普与艾梅柏结婚,2016年5月艾梅柏指控德普家暴并提出离婚,德普否认指控并称这是艾梅柏想要分得更多财产的策略,二人于2016年8月达成和解,离婚官司于2017年1月落下帷幕。

2017年10月,对好莱坞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的性犯罪指控在全球掀起声势浩大的女性权益运动。2017年5月日本电视台记者伊藤诗织指控台长性侵,运动开始在东亚蔓延。2018年1月运动在韩国兴起,大量中国观众熟悉的韩国文娱艺术界人士不当行为在运动中被揭发,运动蔓延至国内,引发舆论热议,结合2016年《反家暴法》的实行,关于家暴、性侵、性骚扰等性暴力行为的界定、意识与认知在全社会得到了大范围提升。德普与艾梅柏的纠纷就发生在全球女性权益运动的大背景下。

2018年4月,英国《太阳报》针对“哈利波特”衍生系列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第二部选角提出质疑,称出演核心反派格林德沃一角的德普是“家暴咖”(wife beater)。

吸毒、酗酒、被捕等负面新闻一直伴随着德普的演艺生涯,虱子多了不怕咬。然而今时不同往日,伴随着全球女性权益运动兴起的“取消文化”足以让德普因“家暴”彻底告别影坛。2017年运动兴起伊始,美国知名男演员凯文·史派西被控性侵,参演角色被替换,从此在影视领域销声匿迹。类似的例子在好莱坞并不鲜见。为了扭转局面,德普一方展开了“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

“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诉讼”(Strategic lawsuit against public participation),简称SLAPP,是英美常见的诉讼策略,当公众人物或财力雄厚的大型企业因事关公共利益的议题引发社会批评时,对批评者提起时间长、金额高的诉讼,案由通常为诽谤,企图通过司法程序必须支付的精力、时间、费用等高昂成本直接或间接迫使大众放弃批评,杀鸡儆猴、平息事端。2006年1月,初涉政坛的唐纳德·特朗普控告传记作家提摩西·奥布莱恩诽谤,要求高达两千五百万美元的赔偿及两千五百万惩罚性赔偿,法院最终以特朗普名誉估值仅在一百五十万到二百五十万美元之间,远低于诉讼金额为由驳回诉讼请求,尽管如此,此举仍吓退众多媒体。类似案例不胜枚举。英国直到2022年俄乌战争爆发后才开始针对俄罗斯寡头在英法律活动提出反SLAPP立法倡议。在英国纵容SLAPP的法制框架下,德普于2018年6月控告《太阳报》诽谤。

德普败诉当天《太阳报》再次头版头条刊登“家暴咖”

然而随着司法程序展开,局面对德普不利,德普一方急需控制住案中关键证人艾梅柏。2018年12月艾梅柏饰女主角的电影《海王》在全球大获成功,也是这个月,艾梅柏在《华盛顿邮报》电子版撰写“为反性暴力发声”为主题的社会评论文章,艾梅柏在文章中称自己是性暴力受害者但并未提及德普或指明侵害发生的时间。这篇文章给了德普一方发挥的空间。《华盛顿邮报》电子版编辑部位于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作为行为发生地,符合诉讼管辖条件,重要的是该州当时尚未通过反SLAPP法案。(由于该诉讼策略违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美国多数州纷纷颁布反SLAPP法案,而弗吉尼亚州直到2020年才通过修正案纳入反SLAPP法案。)2019年2月德普起诉艾梅柏文章涉嫌诽谤,但并未阻止艾梅柏2020年7月在英国做出对德普不利证词。德普支持者在推特等网络平台对艾梅柏发起抵制活动,导致其失去商务代言、被迫退出电影《海王2》。2020年8月,艾梅柏反诉德普诽谤。2020年11月2日,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王座法庭判决德普败诉并驳回上诉请求。

2020年11月英国《卫报》报道德普退出《神奇动物在哪里》第三部拍摄

2020年原定于早春开机的《神奇动物在哪里》第三部因疫情推迟到9月开机,德普在英败诉后,华纳高层宣称开除德普,2020年11月6日德普在个人 Instagram称主动请辞,总之他于2020年11月退出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第三部的拍摄,受败诉影响,结案前参演的其他作品也无限延期上映。在英败诉使得德普在美的诉讼成为关键。

陪审团,厌女,网络舆论战

在纵容SLAPP的法制框架下,德普律师同样对家暴做出全盘否认、指责艾梅柏说谎并宣称德普才是真正的家暴受害者。同一套操作在两个国家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原因在于诉《太阳报》案中,德普需要说服法官相信自己没有家暴,而在美诉艾梅柏案中艾梅柏需要说服陪审团自己是家暴受害者。

《人民法院报》发表德普诉《太阳报》案相关文章

德普律师采取的诉讼策略是典型的DARVO策略,即否认、攻击并转换受害者和加害人身份(deny, attack, and reverse victim and offender),这种策略在心理学上被视为虐待的常见手法,加害人在扮演被害人之余同时对被害人进行指责,进而加重被害人心理创伤程度。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时曾有数名女性指控特朗普性侵,特朗普否认存在不当行为,并宣称这些指控是政治阴谋,是假新闻,并扬言要走法律程序。2017年,特朗普就任后,女性权益运动席卷全美,约二十名女性站出来控诉特朗普性侵,时任白宫新闻秘书的萨拉·赫卡比·桑德斯代特朗普向记者再次重申“指控是编造出来的”,再次试图将性侵加害者特朗普打造成政治阴谋受害者。DARVO策略很容易被法官识别,但对陪审团成员却十分奏效。普通人对于家暴受害者通常存在某种既定的刻板印象,一旦受害者与既定印象存在出入,就必须付出成倍的努力去证明自己的受害人身份,此案中艾梅柏没有做到。

《不只是厌女》台湾地区译本(左)与美国初版(右)封面

美国康奈尔大学副教授凯特·曼恩著作《不只是厌女:为什么越“文明”的世界,厌女的力量越强大?拆解当今最精密的父权叙事》一书“作为秩序维系的证词不正义”一节中,指出当历史上处于次等地位的群体针对特定事务或人物提出指控时,证词提供方会因其所处群体的社会地位面临信用赤字,即证言不可信,以此维持既定的群体社会地位和社会秩序。曼恩同时指出,人们经常不自觉地被鼓励对那些试图借由社会地位提升、获得阳刚特质的女性做出社会性惩罚以维持社会性别秩序。社会上广泛存在“同他心”,即比起女性更容易同男性共情,倾向于要求女性容忍性别歧视和性暴力以维护男性在社会的名誉和权力。当两性间纠纷发生时,男性受到的损害也更容易被放大,可见度也更高。存在厌女情结的社会中通常是通过女性是否遵从父权行为规范来区分好女人和坏女人的,女性往往不自觉地向往成为好女人并同坏女人保持距离,因此当有女性做出与预设道德不符的行为而遭受社会惩罚时,好女人也会公开参与。

弗吉尼亚州政治环境的改变也影响了陪审团成员的评判标准。2021年共和党候选人格伦·杨金当选州长,弗吉尼亚州近十二年以来第一次转向共和党。杨金成功上位得益于民主党人将其描述为特朗普盟友,间接获得了特朗普支持者的选票,以及利用弗州对于批判性种族理论的恐慌拉拢未受过高等教育的郊区选民支持。弗吉尼亚州的政治转向也意味着这里较此前更传统、更保守,更遵循父权秩序,换言之厌女倾向也更加严重。在这样政治环境滋养出的陪审员面前艾梅柏的证言可信性赤字率更高,何况艾梅柏存在无法自圆其说、未完全兑现公开承诺、有过因家庭暴力被捕经历等问题。

各地前来弗州费郡法院支持艾梅柏的粉丝

在信息社会,陪审员也很难完全与外部隔离,干扰判断的外界因素并不能全然排除。德普与艾梅柏在庭上交锋,互联网世界则是舆论战的战场。德普艾梅柏互诉诽谤庭审于2022年4月11日开始,2022年6月1日结束,庭审全程直播。对于热衷于名人纠纷和狗血真人秀的美国人而言,两个月的庭审无异于一种娱乐活动,庭审期间直播平台日间播放量是平时的两倍。社交网络上更是以抖音海外版(tik tok)和推特为主战场,“为德普求正义”的话题仅在抖音海外版便有一亿八千万的阅读量。

在舆论战中艾梅柏及其支持者宛如螳臂当车,毫无招架之力。德普本人拥有天然的粉丝优势,而在这场舆论战中德普的支持者不仅仅只有粉丝。美国保守派新闻网站《每日连线》(The Daily Wire)分别花费三万五千美元和四万七千美元在脸书和 Instagram上推广他们有利于德普方的案件报道。作为脸书上最受欢迎的内容创作者之一,《每日连线》通过自己的脸书账号大量转发德普支持者的言论,扩大德普方的影响。詹妮弗·安妮斯顿、莎朗·斯通、《五十度灰》女主演达可塔·约翰逊、《沙赞》主演扎克瑞·莱维等知名演员通过公开表态、在社交网络上发布恶搞艾梅柏内容、为恶搞艾梅柏内容点赞等方式直接或间接表达对德普的支持。双方如此悬殊的互联网声量对比使得艾梅柏一方出现的问题成百倍被放大,在舆论战中约有11%的机器人账号参与其中,双方均有使用,但只有艾梅柏一方使用机器人造假的消息被德普支持者大量传播。换言之,基于德普支持者的体量,互联网世界处于一个有利于德普和不利于艾梅柏的信息更容易被看见的状态。由于德普与艾梅柏的纠纷早在2018年便开始,舆论战远早于庭审程序,陪审团成员也不同程度地暴露在这样的信息环境中,很难完全排除所受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舆论战中,“另类右翼”(Alt-right)也加入了支持德普的阵营。“另类右翼”是2008年起源于美国的松散极右翼白人民粹运动的代称,核心在于白人至上、男权至上,主要通过传播包含相关思想的网络谜因活跃于互联网。“另类右翼”热衷于通过制作恶搞图片和网络谜因使其诉求正当化、常态化。德普与艾梅柏纠纷中,羞辱、嘲笑艾梅柏的图片与“另类右翼”作风一脉相承。而许多对政治不敏感的人,只因为艾梅柏谜因有趣便参与传播,从而变相恶化了艾梅柏的处境。

某视频网站上德普支持者制作的视频截图

德普在国内同样拥有庞大的支持者群体,德普与艾梅柏互诉诽谤案庭审期间艾梅柏的负面消息同样迅速在国内社交媒体平台散播,大量搬运自海外德普支持者的内容出现在国内网民眼前,德普胜诉后,某视频网站也出现了强化艾梅柏负面形象的视频,视频直言德普胜诉是民意和正义的双重胜利,弹幕也几乎清一色是德普支持者的言论,绝口不提德普在英败诉。德普通过精心设计的诉讼策略在美获得的司法上的胜利被视为德普全球性的胜利,这次胜诉不仅抵消且覆盖了在英败诉,更被德普支持者赋予了远超于案件本身的意义。但这种附会除了间接证明美国文化仍在全球文化领域占据稳固霸权地位外,并不能说明更多问题。德普胜诉诱发的社会隐忧也在于此。

德普两次通过诉讼性策略应对的是全球范围兴起的反性暴力运动风潮对占据传统优势地位者造成的不利局面,在全球女性权益运动与全球政治倾向急速右转的时代背景下,德普发起的两次SLAPP诉讼被外界赋予了超出其案件本身的含义。艾梅柏作为证人和被告被拖入两次诉讼中,她本仅需为自己无法自圆其说承担败诉的后果,却因为无法出任完美受害人的角色被施加了超出案件本身的全球性的、社会性的惩罚。自2018年以来,艾梅柏在全球互联网世界承受着德普支持者大规模的公开羞辱,她因自身污点导致的败诉被视为对女性主义运动的重大打击,甚至有美国媒体认为艾梅柏本人终结了自2017年起到全球女性权益运动。德普支持者在放大德普胜利的同时也在放大艾梅柏的失败,重挫女性运动,而这正是参与支持德普的保守派与极右势力所希望看到的。美国文化在全球文化中的霸权地位某种程度上推动了女性权益运动在全球的展开,但同时这种霸权地位也能将裹挟着性别歧视与民粹基因的邪气吹向无尽的远方。作为局外人,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由德普一方完全主导的司法局面和舆论环境中,并不会出现完美受害人。强调“你可以不支持德普,但绝不能支持艾梅柏”,单向强化艾梅柏的过错,本质上是再一次遵循传统父权厌女逻辑,对“坏女人”进行隔离,使社会对“坏女人”施加惩罚正当化、合理化。比起德普的胜利,类似的厌女风潮离我们更近。

当你庆祝德普胜利的时候,请想清楚到底在庆祝什么。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