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IPO观察|慧博云通业绩依赖税收优惠,网友爆料曾解雇孕妇,股权变动频繁

IPO观察|慧博云通业绩依赖税收优惠,网友爆料曾解雇孕妇,股权变动频繁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皇冠正网平台出租rent.22223388.com)是皇冠(正网)接入菜宝钱包的TRC20-USDT支付系统,为皇冠代理提供专业的网上运营管理系统。系统实现注册、充值、提现、客服等全自动化功能。采用的USDT匿名支付、阅后即焚的IM客服系统,让皇冠代理的运营更轻松更安全。

,

  近期,一家知名IT外包公司――慧博云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博云通”)再次站在了资本风口。

  而笔者仔细翻阅慧博云通的详细资料,在其看似上涨的业绩的表象背后,仍存在诸多问题,这也为该公司未来发展之路埋下隐患。慧博云通这次能闯关成功吗?。

  问题1:业绩依赖税收优惠,赚钱能力不足

  据最新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慧博云通的营业收入为5.40亿元、6.88亿元、9.18亿元,同比增长率为74.48%、27.26%、33.5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37亿元、0.66亿元、0.77亿元,同比增长111.64%、75.83%、16.47%。

  

来源:wind

  可以看到,慧博云通在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均呈上涨趋势,但仔细阅读财务数据可知,其上涨的背后离不开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的支持。

  目前,软件产业属于国家鼓励发展的产业,因此,在报告期内,慧博云通及其子公司按国家相关规定享受了企业所得税、增值税优惠政策。2019-2021年,慧博云通享受的税收优惠分别为2017.67万元、2655.36万元、3059.87万元,呈逐年上涨之势,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6.02%、37.38%和36.74%,占比较高。此外,报告期内,慧博云通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48.14 万元、527.91万元、1403.60万元,占公司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9.67%、7.43%和16.85%。

  

图源:慧博云通招股书

  对此,慧博云通也在招股书坦言该风险,如国家调整增值税免税/零税率收入优惠、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或国家有关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发生变化或公司不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将增加公司的税负并对公司盈利构成不利影响。同时,政府补助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政府补助的波动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利润水平产生一定影响。若政府补助政策发生变化,公司未来无法获得财政补贴,将对公司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问题2:应收账款高,存在坏账风险

  除了上述情况,在业绩增长的同时,慧博云通也存在坏账风险。

  拥有优质客户的同时,公司每年至少有4000万元坏账要准备。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77亿元、1.95亿元、2.71亿元,坏账准备分别为4350.65万元、4423.91万元、2152.05万元。2019年至2021年,慧博云通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33亿元、1.51亿元、2.49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58.98%、39.50%、43.05%,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4.63%、21.99%、27.16%。

  

图源:慧博云通招股书

  对此,慧博云通表示,尽管公司客户多为相关领域的大型企业,同时公司也已经制定并采取相关制度措施以保证应收账款如期回收,但未来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扩大,应收账款余额可能进一步增加。若客户的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化,或其他原因导致应收账款不能及时回收,将引发应收账款坏账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慧博云通同时是三家大名鼎鼎的破产企业的“债主”―― 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简称“乐视移动”),锤子软件(北京)有限公司(简称“锤子软件”)及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简称“金立通信”),这三家公司分别欠慧博云通2800.16万元、641.18万元与67.76万元。而根据慧博云通最新版本的招股书,公司于2022年第一季度收到已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客户锤子软件300万元回款。

  问题3:研发占比不及同行、核心竞争力薄弱

  据公开信息显示,慧博云通为一家IT外包公司,所谓外包,即指企业在把非核心的部门或者业务外包给相应的专业公司,既能节省成本、又能提高效率。IT外包便是把企业和个人的信息化建设工作承包给专业化服务公司来做。IT外包主要有两种服务模式:一种是人力外包,譬如员工与软通动力签订劳动合同,但在A公司上班;另一种是项目外包,譬如A公司就将一个项目整体打包,由慧博云通组织人员完成。

  近年来随着我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快速发展,相对应的,我国从事软件技术服务外包的企业数量不断增加,已实现较高程度的市场化竞争。

  根据行业内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规模排名,慧博云通目前处于行业内第二梯队的中游位置,仍旧处于成长期。在头部公司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和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慧博云通若不具备一定的技术上的核心竞争力,没有开发符合行业变化的新兴技术及产品,将很容易被市场所淹没。那么,慧博云通作为拟创业板上市的企业,研发能力方面却较为薄弱。

  从招股书上披露的数据可以看出,慧博云通在公司经营上并没有表现出对研发的重视。报告期内,慧博云通研发费用分别为3695.36万元、4119.02万元、5234.19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84%、5.99%、5.70%,呈逐年降低之势。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7.49%、6.59%、7.41%,慧博云通在研发投入上一直不及同行。值得一提的是,慧博云通的研发费用绝大多数用于员工薪酬,分别为3692.04万元、4116.80万元、5219.18万元,占比分别为99.91%、99.95%、99.71%。

  

图源:慧博云通招股书

  除此之外,对于一家技术型企业,研发对其发展极为重要,那么人才即是研发的基础。“以人为本”的外包型信息技术行业的人员流动性相对较高,行业竞争的加剧使得企业对高素质人才的招聘竞争也日趋明显,因此行业平均薪资也相对较高。但据慧博云通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慧博云通的销售人员人均薪酬分别为67.74万元、58.27万元和43.72万元,而研发人员人均薪酬分别为14.77万元、15.89万元和18.51万元。

  显然,慧博云通研发人员的薪资水平远低于销售人员,侧面反映出公司“重销售轻研发”的经营方式。未来若公司出现较多的技术人员流失,将存在业务承接能力及客户服务质量受到不利影响从而造成公司经营业绩下滑的风险。

  问题4:被员工吐槽待遇差、曾解雇孕妇

  据笔者了解到,外包属于技术人员密集型行业,具备明显“轻资产重人员”特点,经营模式基本上是获得项目后派遣人员参与,在项目结束后,员工如果不愿意去新地方或没有新的工作就只能被辞退。

  当笔者向业内IT人士提及外包公司时,遭到其强烈否定。“IT人员能不进外包就不要进外包,外包公司待遇差是肯定的,五险一金也是交的最低,与大厂的待遇天差地别,还会受到甲方刁难和歧视,平时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的晚,干的比牛多,吃的比猪差。”他坦言,大多数前去IT外包公司的都是看上能接触大厂的机会。“他们基本上并不太在意公司能否长远发展,项目结束就跳槽来换取收入增加,少数优秀外包人员则会直接入职甲方。”

  慧博云通作为一个靠“卖人头”赚钱的公司,从员工吐槽来看,慧博云通的待遇并不如意。网友在百度贴吧吐槽慧博云通领导不让员工请假看望母亲,知乎、脉脉上也不乏吐槽慧博云通的帖子,更有甚者,让计划就职该公司的网友“快跑”。

  

来源:百度贴吧

  



  

  更有网友爆料慧博云通曾解雇孕妇。


来源:知乎


来源:脉脉

  问题5:股权变动频繁、大股东涉嫌利益侵占

  据了解,慧博云通成立于2009年,由汤伟、周秋平出资设立。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申晖控股持有慧博云通23.75%的股权,为其控股股东;余浩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控制慧博云通43.67%的股份,为其的实际控制人。需要指出的是,在慧博云通的发展历程中,慧博云通差点被上市公司金鸿顺(603922)收购。

  翻阅慧博云通的历史股权变动,似有些猫腻在内。在此次申报创业板上市的前一年,即2020 年,慧博云通为优化公司的股权和治理结构,以及解决对运营资金的补充需求,在2020年11月进行了一轮股权融资,以增资方式引入了友财致桐、友财汇赢、圆汇深圳和嘉兴睿惠,四家公司以每股8元的价格认购慧博云通共2850万股股份。

  然而,此后不久,2020年12月8日,翊�M友财与慧博云通实际控制人余浩签署《关于慧博云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转让协议》,约定翊�M友财将其持有的64.4499 万股股份以483.37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余浩,经计算,每股价格7.50元左右。

  随后,2021年1月25日,该公司和易通达分别与上海为森、北京友财签署《关于慧博云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和易通达将其持有的270万股股份、168.75万股股份以2.67元/股的价格分别转让至上海为森、北京友财。

  慧博云通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上述股份转让价格为2.67元/股,系交易各方综合考虑公司所属行业、业务储备及成长性等因素协商确定。考虑到公司于2020年12月31日以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增20股事项,本次股份转让价格与公司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前的2020年11月增资价格8.00元/股一致,对应的公司估值均为9.60亿元。

  从其招股书的辩解中可以看到,其只是解释了2.67元/股的合理性,却对大股东的购买单价避而不谈,视而不见。所以,2020年12月8日,翊�M友财与余浩的股份转让价格为7.50元/股,而这一时间点前后两次的交易价格均为8.00元/股,翊�M友财与余浩的交易价格具有不合理性的同时,不由疑惑,这样明显不合理的背后,是否存在着大股东侵占公司资产呢?此外,在申报上市的前一年,慧博云通进行增资和股权转让的一系列操作行为,更是存在突击入股的嫌疑。

  另外,“友财系”公司和慧博云通之间存在股权频繁地购入、转让和回购的现象,2015年10月9日,翊�M友财曾认购慧博云通增发股份共计625万股,并且双方签署了对赌协议或类似特殊协议约定。

  慧博云通2016 年、2017年净利润低于2015年翊�M友财增资事项中签订的2015年增资协议及补充协议中关于公司业绩的约定,触发了业绩补偿与回购的条件。2018年9月5日,翊�M友财按照2015年增资协议及补充协议的约定,与余浩签订了股转协议,约定余浩向翊�M友财支付业绩补偿金并收购翊�M友财持有的325万股股份。对于慧博云通来说,此次对赌以失败告终。

  另一家“友财系”公司友财致桐在2020年12月24日与同受谢海闻控制的关联方杭州钱友签署《关于慧博云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友财致桐将其持有的1250万股未实缴出资的股份无偿转让给杭州钱友。

  目前,翊�M友财、北京友财、杭州钱友和友财汇赢四家公司均为慧博云通的机构股东,而这四家公司互相关联,且与同一人谢海闻有关。

  错综复杂的关系和频繁的交易,难免让人质疑其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问题或其它动机。

  上述问题笔者曾以邮件形式发函至慧博云通,截止发稿,公司方未给出有效答复。

发布评论